首頁 >> 智庫 >> 熱點關注
新型智庫推動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多重維度
2019年12月09日 08:48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劉西忠 字號
關鍵詞:新型智庫;國家治理現代化;多功能助力;精準定位;多維互動

內容摘要: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把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為全黨的一項重大戰略任務,明確時間表和路線圖,新型智庫面臨著更好地參與和推動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時代呼喚。

關鍵詞:新型智庫;國家治理現代化;多功能助力;精準定位;多維互動

作者簡介:

  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首次在黨的全會決定中提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首次強調“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建立健全決策咨詢制度”。2015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強調“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把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作為全黨的一項重大戰略任務,明確時間表和路線圖,新型智庫面臨著更好地參與和推動國家治理現代化的時代呼喚。

  新型智庫多重功能助力國家治理現代化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新型智庫建設,多次強調新型智庫的重要性,就新型智庫更好地服務科學決策、推動國家治理現代化提出明確要求。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強調指出,我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及其執行能力的集中體現。其中,國家治理體系是在黨領導下管理國家的制度體系,國家治理能力則是運用國家制度管理社會各方面事務的能力,兩者相輔相成。治理體系現代化的過程,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不斷發展和完善的過程,主要包括制度設計、制度創新等,在這一過程中,智庫主要發揮理論創新、咨政建言等功能,為治理體系現代化提供理論滋養,為科學制度體系的建立提供理論和智力支撐;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過程,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執行能力和執行效能不斷提升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智庫主要發揮輿論引導、社會服務等功能,通過政策和制度解讀、闡釋、宣講、評估等,推動政策實施,成為宣傳黨委政府政策的“擴音器”、人民群眾了解國家政策的“望遠鏡”、黨委政府觀察政策制度實施效果和社情民意的“顯微鏡”。

  當前,新型智庫既面臨著難得的發展機遇,也面臨著能力不足的嚴峻挑戰,迫切需要加強智庫的內部外部治理,通過完善組織形式和管理方式,推動智庫與相關主體多維良性互動,促進智庫功能更好地發揮,強化參與國家治理的內涵基礎,提升推動國家治理的整體效能。

  精準定位新型智庫組織形式和管理方式

  在智庫機構屬性上,回答好虛體化還是實體化問題。部分智庫的組織形式是小核心、大外圍,智庫運營機構實體化、研究機構虛體化,體制機制相對靈活,但若長期沒有自己的核心研究團隊,易于導致發展空心化、空殼化、空洞化。有些智庫缺少專門專業研究力量,拿到政府資助經費后,只能通過課題招標方式來開展研究,對成果質量把控不嚴,甚至淪為“課題分包商”。《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對智庫八條基本標準的界定中,第一條就是“遵守國家法律法規、相對穩定、運作規范的實體性研究機構”。因此,推動新型智庫實體化,培養自己的核心專家隊伍、專業的研究力量、有競爭力的思想產品,打造自主性的思想品牌,是當前智庫發展的重要方向。尤其是對一些職能多元的綜合性機構而言,建議借鑒中國科學院組建中國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經驗,將智庫功能從其他功能中剝離出來,在充分嫁接母體單位優勢資源的基礎上,將具有研究優勢和潛質的智庫專家相對集中,重點建設小而精、小而專、小而強,實體化、專業化、職業化的智庫機構。

  在智庫管理模式上,回答好傳統化還是現代化問題。在傳統的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領域,有不少是學術單干戶,成員之間缺少協作協同,存在著知識的傲慢和對“權力”的偏見。由于相當一部分智庫由傳統的科研院所改造而成,往往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沒有建立起與智庫特點相適應的高效的內部治理和經營運行機制,導致智庫參與決策咨詢服務存在明顯短板和局限。新型智庫迫切需要擺脫傳統機構的思維和運作慣性,推動研究內容轉變、研究范式轉型、研究路徑轉換,形成以決策研究為導向、以研究人員為中心、以研究項目為紐帶的管理方式,逐步建立符合決策咨詢規律、體現新型智庫特點的現代科研院所管理體制。

  在智庫產品生產上,回答好粗放化還是精細化問題。有統計數據顯示,由于領導者有較多的事務需要處理,每天用來閱讀的時間平均只有30分鐘左右。這就要求智庫報告短小精悍、直截了當,找準痛點和穴位,決策咨詢類成果要呈現微型化、快捷化、網絡化、信息化的特征。應當說,智庫呈現出的產品可能是短小的、淺顯的薄薄幾頁紙,但背后一定要有厚重研究做基礎、長篇論證做依據、深厚理論做支撐。智庫生產要處理好短線與長線的關系,合理確定智庫產品生產周期和“出廠日期”,不經過深入反復論證決不“出廠”。不同于學術產品與實踐之間有較大緩沖地帶,智庫產品與政策和實踐緊密相連,在很大程度上具有不可逆性,錯誤的建議一旦進入決策,造成的損失難以挽回,政府公信力也將受到損害。因此,迫切需要新型智庫強化質量導向,強化信用意識,進行智庫領域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智庫脫虛向實,去除低端產能和泡沫,供給高質量、有信用的思想產品。

  在智庫研究領域上,回答好全能化還是專業化問題。智庫研究需要協同,不同學科、不同領域的專家圍繞同一個問題進行“會診”,力爭得出客觀結論,還原“大象”的真實面貌。但智庫專家研究領域要聚焦,對研究不深刻的問題,不當“跨界歌王”。要不斷凝練研究方向,推動智庫向專業化、職業化、品牌化的方向發展。

  要有專業化的數據庫。要通過建立跟蹤調查點、政策實驗室,經過長期積淀,形成自己的知識庫、數據庫、案例庫。特別是在大數據時代,善于運用大數據成為智庫的必修課。

  要有職業化的專家團隊。注重智庫專家來源的多元化,實行社科研究機構和智庫雙聘制度,培養一批“學院派”和“實踐派”皆備的智庫專家,造就一批政策分析師、政策工程師和政策科學家。

  要有品牌化的智庫產品。弘揚智庫專業倫理和職業文化精神,把自己擅長的專業領域做到第一、極致,形成品牌。

  在智庫運行動力上,回答好行政化、市場化還是社會化的問題。智庫成果既不是純公共物品,也不是完整意義上的商品。由于智庫成果用戶相對固定甚至是特定的,產品具有定制性質,供方可以形成競爭,但基本上面臨著相同的需方,只能形成有限競爭的思想品市場,缺乏正常的價格生成機制。因此,新型智庫的發展動力,既不能是行政化,內化為政府內設研究機構,也不是市場化,外化為市場營利機構,而是要以有利于出成果、出人才為目標,以解決行政化、層級化管理為著力點,通過事業單位改革推動智庫去行政化、趨市場化,在行政和市場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走社會化的發展道路。

作者簡介

姓名:劉西忠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