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世界史 >> 世界近代史
【文萃】美國內戰中的傳染病及其對戰爭進程的影響
2019年10月09日 09:28 來源:《世界歷史》2019年第3期 作者:王光偉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美國內戰是該國歷史上傷亡最大的一場戰爭,至少有75萬名將士喪生。統計結果顯示,疾病比槍炮奪走了更多士兵的生命。而傳染病則是導致參戰士兵大量死亡的最大病因。美國學界近些年逐漸重視從疾病的視角重新審視美國內戰,但很少系統梳理傳染病在美國內戰中扮演的角色,同時對內戰期間軍隊的傳染病防治問題著墨不多。有鑒于此,本文將分析內戰期間軍隊傳染病流行的原因,考察軍隊應對傳染病的措施和效果,并闡明軍隊的傳染病及傳染病防治對美國內戰的影響。

  內戰期間軍隊傳染病流行的原因

  按照現代醫學,傳染病流行需要滿足三個基本條件:傳染源、傳播途徑和易感人群。流行過程受自然因素和社會因素的影響,而后者起決定性作用。入伍士兵中不乏傳染病病原攜帶者,成為傳染病流行的主要傳染源;大批士兵在入伍前從未感染過傳染病,成為傳染病的易感人群;同時,戰爭促使部分地區人口過度集中,人口流動加速,增加了士兵接觸傳染源的機會。另外,美國南部是主戰場,自然環境為致病微生物的滋生提供了理想場所。

  更為重要的是,戰爭環境還蘊藏著有助于軍隊傳染病流行的社會因素。內戰期間,南北方軍隊不同程度地面臨食物短缺或營養失衡等問題。聯邦軍隊的食物供應較為充裕。南部邦聯的情況不容樂觀,戰爭中后期食物短缺成為普遍現象。作為軍隊主食的硬面包不僅質地堅硬,而且經常霉變或被昆蟲污染;肉類和蔬菜通常不新鮮。總之,長期的食物短缺或營養失衡會造成士兵身體素質下降,從而使傳染病易于發生和流行。

  行軍途中,很多士兵有過飲用不潔水源的經歷,水是傳染病傳播的重要途徑,飲水不潔無疑會增加軍隊傳染病流行的概率;衣物短缺使得眾多士兵失去防寒保暖的工具,勢必會削弱他們的體質,降低其對傳染病的抵抗力;惡劣的營地衛生環境為致病微生物的滋生提供了溫床,便利了軍隊傳染病的傳播;就聯邦士兵個人而言,不良的衛生習慣增加了他們接觸病原體的風險;此外,軍事行動會改變某些地區的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為疾病的暴發和流行提供客觀環境,大規模修筑防御工事也可能招致同樣的結果。

  作為“生物武器”的傳染病

  南北雙方在內戰初期已經將黃熱病和瘧疾等傳染病視為頗具威力的“生物武器”。在隨后的戰爭進程中,它們沒有局限于使用傳統意義上的槍炮武器,而是試圖通過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利用傳染病這件“生物武器”來實現自身的戰爭目的。

  內戰之初,南部邦聯認為黃熱病是一件高效的“生物武器”,可以用來抵御聯邦軍隊的南下。北方聯邦政府相信瘧疾會妨礙自身的軍事行動,進而充當南部邦聯的“生物武器”。南北雙方不僅將某些傳染病視作威力驚人的“生物武器”,更在戰爭中加以運用。“黃熱病陰謀”是南部邦聯有意使用“生物武器”的明證。1863年南部邦聯在戰場上的頹勢日益凸顯,肯塔基州醫生盧克·布萊克本精心策劃和實施了一項將黃熱病病人衣物散布到聯邦各地的計劃。盡管“黃熱病陰謀”不是由邦聯政府策劃,但不少證據顯示南部邦聯政府默許并暗中支持了這項計劃的實施。

  聯邦的“生物武器”是瘧疾。使用方式不再是主動散播“毒素”,而是嚴格的藥品封鎖政策。瘧疾是內戰期間軍隊流行的第二大傳染病,幸運的是,抗瘧特效藥奎寧業已問世。19世紀中期,位于費城的“鮑爾斯與韋特曼”制藥廠和“羅森加滕與他的子女們”制藥廠是美國僅有的兩家生產奎寧的大型制藥廠。內戰期間,它們源源不斷地向聯邦軍隊供應奎寧。相比之下,南部邦聯則缺乏生產奎寧的制藥廠,只能依靠從外國進口藥物。然而,聯邦的封鎖政策幾乎切斷了南部邦聯的進口渠道。另一方面,封鎖政策使得南部民眾難以逃離瘧蚊叢生的地區,進一步加重當地瘧疾的影響。

作者簡介

姓名:王光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田粉紅)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