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成人教育學
孫榆婷:成人高等教育與普通高等教育收入效應比較
2019年10月09日 15:32 來源:《開放教育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孫榆婷 字號
關鍵詞:成人高等教育;收入;人力資本

內容摘要:成人高等教育作為繼續教育體系的組成部分,是構建學習型社會的重要一環。因此,如何進行成人高等教育改革,提升成人高等教育的質量越來越重要。

關鍵詞:成人高等教育;收入;人力資本

作者簡介:

  原標題:成人高等教育與普通高等教育收入效應比較

  作者簡介:孫榆婷,博士,東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講師,研究領域:教育經濟學,勞動經濟學,[email protected]。遼寧 大連 116025

  內容提要:成人高等教育作為繼續教育體系的組成部分,是構建學習型社會的重要一環。因此,如何進行成人高等教育改革,提升成人高等教育的質量越來越重要。基于中國綜合社會調查(CGSS)2015年的數據,本文研究了成人高等教育對個人收入和職業選擇的影響。研究發現:相比于普通專科生,成人專科生的職業性收入顯著低17%,總收入顯著低19%;相比于普通本科生,成人本科生的職業性收入顯著低20%,總收入顯著低21%;成人專科學歷的收入劣勢是人力資本效應的結果;而成人本科生的較低收入是信號效應和人力資本效應共同作用的結果,但人力資本效應占主導地位。此外,成人本科生更少的進入技術類職業,而成人專科生在職業選擇上與普通專科無顯著差別;布朗分解結果顯示,成人教育與普通教育的收入差距絕大部分來源于職業內部的收入差異。本研究對改進和優化成人高等教育改革提供了思路。

  關 鍵 詞:成人高等教育 收入 人力資本 

  [中圖分類號]G72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7-2179(2019)01-0108-13

  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科技的進步,知識更新的頻率加快,不斷學習對于人民群眾、社會以及國家發展意義重大,學習型社會的概念應運而生①。在我國,學習型社會的構建受到高度重視②。黨的十六大報告將“形成全民學習、終身學習的學習型社會”作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奮斗目標之一;十九大報告提到“辦好繼續教育,加快建設學習型社會,大力提高國民素質”。成人教育作為繼續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建設學習型社會中處于重要地位(謝國東,2013),在提高成人群體的綜合素質(孫立新等,2015;Jamieson et al.,2009)、維護社會文明(陳衍等,2012)與促進經濟發展(王建廣等,2005;劉國斌等,2008)等有重要現實意義。

  教育部統計數據顯示,成人高等教育在高等教育系統中的相對規模近三十年呈不斷下降趨勢,但招生的絕對數近年來年均保持在200萬人以上。其中,2016年成人本科招生97萬人,成人專科招生114萬人,普通本科招生405萬人,普通專科招生343萬人。可以看出,隨著高校的擴招,成人高等教育相對規模有所下降,但在高等教育體系中仍占重要地位。

  然而,長期以來,成人教育得不到政府部門足夠的重視及資金的缺乏(謝國東,2013),特別是普通高等教育規模的擴大,導致成人高等教育質量下降(許玲麗等,2008)。同時,在勞動力市場上,成人教育學歷認可度較低③。鑒于當前成人高等教育的重要性和質量下降的現實,思考成人高等教育的未來定位,如何推進成人高等教育改革,提高其教育質量的需求越來越迫切。

  本文利用中國綜合社會調查(CGSS)2015年數據,研究了成人高等教育對個人收入和職業選擇的影響,從一定程度上對上述問題作出了回答。研究發現:相比于普通專科生,成人專科生的職業性收入顯著低出17%,總收入顯著低出19%;相比于普通本科生,成人本科生的職業性收入顯著低出20%,總收入顯著低出21%;本文進一步從人力資本理論和信號理論角度分析了成人高等教育與普通高等教育收入差距的成因:成人專科學歷的收入劣勢是人力資本效應的結果;而成人本科生的低收入是信號效應和人力資本效應共同作用的結果,但人力資本效應占主導地位。此外,從職業選擇看,成人本科生更少進入技術類職業,成人專科生在職業類型選擇上與普通專科無顯著差別,且收入差距分解結果顯示,成人教育與普通教育的收入差距絕大部分源于職業內部的收入差異。

  一、文獻綜述

  關于成人接受教育的收入效益文獻較豐富,且多數文獻均發現成人接受教育會帶來正向的經濟效應(Bennion et al.,2011),其中主要集中于對英國的研究。在英國,成人接受教育會引起收入的增加,但不同群體增加的幅度有別:女性從中獲得的收益一般高于男性(Woodley & Simpson,2001;Blanden et al.,2012);低受教育程度的群體選擇成人教育的可能性較低,但他們一旦接受成人教育,從中獲得的收益更高(Schwerdt et al.,2012)。此外,成人接受教育會獲得收入溢價的結論也在美國、瑞典、西班牙等國家得到證實。其中,瑞典相較于未取得高等教育學歷的群體,在成年期取得高等學歷的群體的受雇收入顯著高出12%(,2012)。在美國,無論是否取得證書,社區大學對成人均存在工資溢價(Leigh & Gill,1997;Jepsen et al.,2014)。另外,將樣本限定為一定年齡段的工作群體后,接受加泰羅尼亞(西班牙)開放大學教育也對成人收入具有正向促進作用(Carnoy et al.,2012; et al.,2016)。

  雖然大多數文獻發現成人接受教育存在正向的經濟效益,但相比于傳統年齡接受教育群體(或較早接受成人教育群體),較晚接受成人教育群體的收入較低(Holmlund et al.,2008;Light,1995;Monks,1997;Blundell et al.,2000)。其中,英國成人畢業生相比于正常年齡畢業生或較早接受成人教育畢業生的收入較低(Blundell et al.,2000)。霍姆蘭德等(Holmlund et al.,2008)發現,瑞典推遲大學教育(即高中畢業和進入大學的時間間隔)會對收入造成持續的負向影響,且這種負向影響主要源于因進入大學引起的工作經驗的缺失。萊特(Light,1995)利用美國國家青年縱向調查(NLSY)數據中1979-1989年間16-32歲的男性樣本,發現成年期重返學校的回報率比正常完成同等學歷的收入回報低,但兩者的差別會隨工作時間的增加而縮小。然而,馬庫斯(Marcus,1984)發現,美國同等學歷下中斷與非中斷教育的收入回報沒有差別。在瑞典的一項研究中,奧克特(,2001)發現,較晚接受高等教育的群體14年后獲得的收入溢價高于那些不中斷完成高中到大學教育的群體。

  我國學界對成人教育的研究主要集中于理論探討,研究問題包括成人教育的作用(桑寧霞,2008)、國際競爭力(陳衍等,2012)、存在問題(余小波,2008)改革與發展(謝國東,2013)、教學(張肖琴,2007)以及成人教育學科建設相關問題(杜以德,2006;孫立新等,2015)等。基于中國微觀數據研究成人教育對經濟相關活動的作用尚不多見,且主要關注成人教育對經濟發展的促進作用(劉國斌等,2008;王建廣等,2005),較少涉及成人教育對個人層面經濟行為的影響。僅有許玲麗等(2008)使用國家統計局2007年城鎮居民調查數據及附加的教育特別問卷數據,分析成人本科和成人專科的教育回報。他們發現,在控制個人能力后,成人本科的教育回報顯著低于普通本科,而成人專科和普通專科的教育回報沒有顯著差異,且成人本科和普通本科的教育回報差距在工作經驗較少的群體更大,但他們沒有考慮成人教育的內生性問題,且對成人教育收入效應的渠道沒有進行實證分析。

作者簡介

姓名:孫榆婷 工作單位:東北財經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