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發展經濟學
郝壽義 曹清峰:新時代我國發展的歷史方位的經濟學思考
2019年10月07日 23:16 來源:《經濟學動態》2019年第9期 作者:郝壽義 曹清峰 字號

內容摘要:中國目前既不處于工業化階段,也沒有進入典型的后工業化階段,而是處于后工業化初級階段這一轉型期。

關鍵詞:

作者簡介:

  ?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從經濟層面來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與中國經濟發展階段轉換存在密切聯系。只有在厘清中國經濟發展所處具體階段的前提下,才能將新時代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任務落到實處。因此,有必要從發展經濟學以及區域經濟學角度對當前中國所處發展階段進行再判斷。 

  總體而言,現有研究對中國所處的發展階段仍然存在一定爭論,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國當前正處于發展階段轉換期,從而導致基于不同側重點的研究結論具有差異性。同時,關于中國經濟發展階段爭論也表明簡單地將中國發展階段判定為工業化或者后工業化階段都是有很大局限性的,這種二元論忽視了經濟發展階段轉換期的特殊性,特別是對中國這一發展中轉型經濟體而言,其經濟發展階段的轉換期可能會持續較長時間。 

  本文認為,中國目前既不處于工業化階段,也沒有進入典型的后工業化階段,而是處于后工業化初級階段這一轉型期。 

  后工業化階段的核心特征概況如下: 

  1.要素稟賦上,創新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源泉。土地、勞動力、資本與技術是最基本的生產要素,在人類歷史發展不同階段,不同要素的稀缺性存在較大差異。工業化階段的特點是人類在生產中逐漸擺脫了自然條件的約束,在工業化初期,主要是以勞動力密集型的輕工業為主,而在工業化中后期,則主要以資本密集型為主的重化工業為主,因此工業化階段的主導要素是資本與勞動。但是,受勞動力要素價格的提高與資本邊際收益率遞減規律的影響,靠進一步提高資本與勞動力要素投入來促進經濟增長是難以持續的。此時,經濟的持續增長必須依靠索羅模型中外生的技術進步或者內生增長理論中知識生產的規模報酬遞增,而技術進步是由高素質勞動力的創新來實現的,這意味著創新在經濟增長中的作用提高,因此后工業化階段創新將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源泉。 

  2.經濟結構上,第三產業占據主導地位。工業化階段的主導產業部門是制造業部門,因此工業化階段產業結構的特征是第二產業占據主導地位。但在后工業化階段,由于創新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源泉,技術與人力資本成為主導生產要素,密集使用主導生產要素的部門將獲得更高的利潤率,這會導致兩方面的影響:一是制造業內部的生產服務部門逐漸獨立出來,研發設計與其他技術服務、信息服務、金融服務等生產性服務業部門的規模不斷擴大,而原有的制造業部門所占比重在下降的同時,向產業鏈與價值鏈的高端環節轉型;二是由于后工業化階段國民收入水平已經達到了很高的水平,居民對物質與精神生活消費產品及服務的需求不斷擴大,這會使得生活性服務業部門也不斷擴張。因此,后工業化階段生產與生活性服務的擴張使得第三產業占據主導地位。 

  3.增長動力上,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最高。經濟增長動力可以從不同角度來定義,但從總需求來看,經濟增長的動力由投資、消費與凈出口三部分組成。在后工業化階段,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最高,經濟已經由生產型經濟向消費型經濟轉型。這是因為工業化階段密集使用資本要素,因此其經濟增長主要由投資來拉動的;而且由于區域自身的市場規模較小,需要通過擴大出口來消費過剩產品,對國外需求依賴度較高,使得凈出口在經濟發展中也有重要地位。但在后工業化階段,較高的人均收入水平使得區域自身的市場變大,從而產生顯著的“本地市場效應”,此時擁有較大市場消費需求的區域其經濟增長要更快;同時,對國際市場需求的增長也會降低貿易盈余,導致凈出口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也下降;而高消費帶來的低儲蓄率會進一步拉低投資率,從而強化消費對經濟增長的主導貢獻作用。 

  從經濟史來看,目前進入后工業階段的國家主要以高收入的發達國家為主,盡管其都具備上述后工業化階段的三個核心特征,但由于不同國家初始要素稟賦、外部條件以及路徑依賴與鎖定效應的影響,這導致不同國家后工業化階段在符合上述三個核心特征的同時,在具體發展模式上仍然存在一定差異。 

  具體來看,后工業化階段的發展模式主要包括以下三種類型: 

  1.強服務業發展模式。強服務業發展模式主要以英國和美國為代表,英國和美國作為世界上最早完成工業革命、進入后工業化階段的國家,其主要特征是經濟高度服務化,服務業在GDP中的比重已經占據了絕對主導優勢。例如20世紀50年代初期美國第三產業產值占GDP的比重為54.5%,已經占據主導地位。在強服務業的發展模式下,金融、保險、房地產與租賃業務以及專業與商業服務等服務業高度發達,而制造業除了研發等保留在國內以外,加工、組裝等價值鏈低端環節都通過全球價值鏈分工轉移到其他國家。因此,美國與英國這種發展模式是在經濟高度開放,同時深度融入全球價值鏈分工與生產網絡的一種發展模式,經濟存在“脫實向虛”的發展特征。  

  2.強制造業發展模式。強制造業發展模式指的是盡管服務業占GDP比重超過50%,占據主導地位。但是,制造業仍然相對穩定地保持在較高水平,該模式以德國和日本最為典型。以德國和日本為代表的強制造業模式在進入后工業化階段后,仍然相對穩定地保持了較高份額的制造業,但此時的制造業與工業化階段的制造業已經存在較大區別,主要以技術、知識密集和高附加值的高端制造業為主。  

  3.強創新發展模式。不同于強服務業與強制造業發展模式,還有部分發達國家在進入后工業化階段后,其服務業占GDP的比重沒有過高,同時制造業比重也沒有過低,但是這些國家的突出特征是高度重視創新,主要以北歐的瑞典、芬蘭等國家為代表。高度重視創新是該類型國家進入后工業化階段的主要特征。 

  后工業化初級階段是與工業化、后工業化階段存在顯著區別的一個獨立發展階段,其特殊性主要體現在經濟系統處于特殊均衡狀態、最優發展模式存在特殊約束條件以及面臨著陷入“后工業化陷阱”的特殊風險。中國經濟“新常態”的特征表明中國經濟正經歷發展階段的轉換,而后工業化初級階段是進入“新常態”后中國經濟發展的關鍵期。 

  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的特殊性主要體現在以下三方面: 

  1.在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經濟系統處于不穩定的特殊多重均衡狀態。經濟發展階段的轉換期是一個充滿不確定性和風險的過程。此時經濟系統中的均衡狀態只是短暫和瞬間變化的,而且往往存在多重均衡;而在工業化與后工業化階段,經濟發展的要素稟賦、經濟結構與增長動力都處于相對穩定的長期均衡狀態。因此,從經濟系統內部的穩定性來看,后工業化初級階段與其他發展階段是存在明顯區別的。 

  2.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的最優發展模式存在特殊約束條件。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的多重均衡特性意味著缺乏合理約束的發展模式可能會導致經濟進入穩定的不合意長期均衡狀態。因此,為了實現經濟發展階段的成功轉換,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的最優發展模式與工業化、后工業化階段存在顯著區別,直接套用后工業化階段的發展模式可能存在巨大風險。例如,在政府與市場的關系上,后工業化初級階段不能簡單效仿已進入后工業化階段發達國家的模式,直接退出政府對經濟的干預;這是因為在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經濟系統動態多重均衡的情況下,通過政府政策干預使經濟向好的穩定均衡移動也是必要的(Kline,2010)。同時,直接將后工業化階段三個核心特征作為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經濟的發展目標也可能會導致轉型失敗。因此,為了保持經濟處于最優發展路徑上,必須對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的發展模式施加特殊約束條件。 

  3.后工業化初級階段存在轉型失敗陷入“后工業化陷阱”的特殊風險。根據郝壽義(2016)提出的區域經濟循環規律,當由工業化階段主導的上一輪初級循環已進入衰退階段,而新一輪后工業化階段主導的高級循環才剛剛開始,新要素、新結構與新動力的形成出現滯后時,區域經濟的發展正處于最低谷,表現為經濟發展出現明顯的衰退。如果衰退期持續的時間過長,此時由工業化向后工業化的轉換便是不成功的。因此,忽視了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的特殊性,經濟發展階段轉換失敗的風險將會增加,本文將這種風險稱為“后工業化陷阱”,這是后工業化初級階段與其他發展階段相比面臨的特殊風險。具體包括:1增長動力不足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風險。2經濟結構失衡導致產業空心化的風險。3創新驅動發展不足導致價值鏈低端鎖定的風險。 

  本文提出以下三個定量的后工業化核心特征判斷標準:(1)研發經費支出強度高于2%;(2)第三產業產值比重最高,且超過50%;(3)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超過50%,且絕對值最大。總體而言,中國宏觀經濟整體上具備了后工業化階段的三個核心特征,但從不同區域來看,僅有北京、天津、上海和浙江四個省、直轄市全部符合后工業化階段的三個核心特征,其他大部分省份僅有部分指標符合后工業化階段的核心特征。中國當前進入的后工業化階段具有顯著結構化特點,與發達國家已經全面進入后工業化階段的情況是存在顯著差異的。根據本文提出的大國后工業化初級階段判斷標準,這表明中國尚處于工業化階段向后工業化階段的轉換期,因此,目前中國所處的發展階段應為后工業化初級階段。 

  由于中國已進入后工業化初級階段,因此新時代中國經濟轉型必須基于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的發展模式。為了實現由工業化階段向后工業化階段成功轉換,中國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發展模式的最根本導向是要立足于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但是,本文研究表明,直接將后工業化階段發展模式套用于后工業化初級階段是不合理的,為了規避“后工業化陷阱”風險,中國后工業化初級階段的發展模式需要滿足以下約束條件:1)通過保持合理的投資水平來維持經濟的穩定增長2通過保持合理規模的制造業來促進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的深度融合3通過供給側改革來應對消費升級的趨勢4利用新一輪技術革命契機來實現創新驅動發展 

    

    

作者簡介

姓名:郝壽義 曹清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1.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