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黨史黨建 >> 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
淮海戰役中毛澤東的全局指導
2019年10月09日 10:16 來源:《黨的文獻》2019年第2期 作者:于化庭 字號
關鍵詞:毛澤東;淮海戰役;解放戰爭

內容摘要:在淮海戰役的籌劃、組織、實施全過程中,毛澤東給予了悉心的全局性指導。毛澤東的指導始終著眼于殲滅敵人主要兵力集團,通過對殲敵目標和作戰部署作出精心謀劃,確定了戰役作戰方針與相應兵力投入,并緊緊把握戰場形勢的發展變化趨勢,果斷抓住擴大殲敵規模的有利戰機,迅速作出調整原定的戰役方針、殲敵任務、作戰規模等重大決策,使戰役指導能夠符合不斷變化著的戰場實際,從而確保戰役各個階段殲敵目標的實現,逐次殲滅了國民黨軍在徐州地區的主要兵力集團,最終奪取了淮海戰役這一戰略決戰的勝利。

關鍵詞:毛澤東;淮海戰役;解放戰爭

作者簡介:

  淮海戰役是解放戰爭中我軍與國民黨軍隊進行戰略決戰的三大戰役之一,也是解放戰爭戰略形勢發生重大變化、我軍作戰思想作出相應調整的情況下,由中共中央和毛澤東指導華東野戰軍(以下簡稱“華野”)和中原野戰軍(以下簡稱“中野”)共同實施的大規模戰略性戰役。

  在淮海戰役的籌劃、組織、實施全過程中,毛澤東給予了悉心的全局性指導。毛澤東的指導始終著眼于殲滅敵人主要兵力集團,通過對殲敵目標和作戰部署作出精心謀劃,確定了戰役作戰方針與相應兵力投入,并緊緊把握戰場形勢的發展變化趨勢,果斷抓住擴大殲敵規模的有利戰機,迅速作出調整原定的戰役方針、殲敵任務、作戰規模等重大決策,使戰役指導能夠符合不斷變化著的戰場實際,從而確保戰役各個階段殲敵目標的實現,逐次殲滅了國民黨軍在徐州地區的主要兵力集團,最終奪取了淮海戰役這一戰略決戰的勝利。

  毛澤東對淮海戰役全局指導的主要決策歷程,具有前瞻性、靈活性的特點,比較明顯地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在濟南戰役勝利后,及時批準華野“舉行淮海戰役”

  1948年秋,當全國解放戰爭進入第三年的時候,中國的軍事、政治、經濟形勢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

  這時,解放區的總面積已經擴展到235萬平方公里,人口達到1.68億。其中,約1億人口的老解放區已經完成土地改革。在我軍轉入外線作戰后,老解放區經過一年多的休養生息,經濟得到了恢復和發展,人民生活得到改善,可提供的戰爭資源也明顯增加。

  在雙方的兵力對比上,盡管國民黨軍總兵力仍保持在365萬人左右,但戰斗力已明顯削弱。其正規軍有198萬人,分布在第一線的約170萬人,但被我軍分別鉗制在東北、華北、西北、中原、華東五個戰場上,大部分擔任戰略要點和主要交通線的守備任務。我軍的總兵力已經發展到280萬人,其中正規軍(野戰軍)149萬人,同國民黨軍總兵力及正規軍兵力的對比,均縮小到約1:1.3。由于解放區的后方穩定,我軍野戰部隊能夠集中使用于前線作戰,從而使我軍可用于第一線的機動兵力優于國民黨軍。

  在戰爭形勢發生重大變化,我軍奪取戰爭勝利已經指日可待的情況下,中共中央為了統一全黨的思想認識,領導全國人民有步驟地奪取解放戰爭的勝利,決定于1948年9月在西柏坡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史稱“九月會議”。

  毛澤東在會議報告中明確提出:“我們的戰略方針是打倒國民黨,戰略任務是軍隊向前進,生產長一寸,加強紀律性,由游擊戰爭過渡到正規戰爭,建軍五百萬,殲敵正規軍五百個旅,五年左右根本上打倒國民黨。”這是毛澤東首次提出解放戰爭“五年勝利”的任務,并明確完成這個戰略任務的關鍵是大量殲滅敵人有生力量。

  為此,九月會議對解放戰爭第三年的軍事工作作出了基本部署,確定人民解放軍仍然全部在長江以北地區作戰,并準備打若干次帶決定性的大會戰,力爭殲滅更多的國民黨軍隊;明確全國的作戰重心在中原,北線戰場的作戰重心在北寧路;在作戰指導上,要求我軍“敢于打前所未有的大仗,敢于同敵人的強大兵團作戰,敢于攻擊敵人重兵據守和堅固設防的大城市,以奪取全國勝利”。這就表明,在新的戰爭形勢下我軍打殲滅戰的作戰思想已經有所調整,即明顯擴大了打殲滅戰的規模。

  1948年9月16日,華野發起濟南戰役。這是在敵人可能以重兵集團增援濟南的情況下,我軍對敵人重兵守備和堅固設防的大城市,實施大規模攻堅和打援同時并舉的一次戰役,是在中央軍委的直接組織和協調下,通過中野的積極策應,由華野主力部隊和地方部隊共同實施的。

  早在8月份研究制定濟南戰役的方針和部署時,毛澤東就預計戰役的結果有三種可能:一是“打一個極大的殲滅戰”,二是“打一個大的但不是極大的殲滅戰”,三是“形成僵局,只好另尋戰機”。而為了爭取第一種結果,毛澤東制定了“真攻城、真打援”的濟南戰役方針。這就表明,毛澤東的殲滅戰思想已經發展到打“大殲滅戰”“極大的殲滅戰”的規模上,反映出他在新形勢下對我軍作戰思想已經作出了相應調整。

  由于華野部隊確立了“敢于同敵人強大兵團作戰,敢于攻擊敵人重兵據守和堅固設防的大城市”的作戰思想,切實貫徹“真攻城、真打援”的戰役方針,并通過攻城與打援的密切配合,全殲守敵10萬余人,成功奪取濟南,使華北、華東兩大解放區連成一片,迅速打破了蔣介石集團以大城市為主的“重點防御”體系。

  毛澤東高度評價濟南戰役勝利的重大意義,強調濟南的解放“證明人民解放軍強大的攻擊能力,已經是國民黨軍隊無法抵御的了,任何一個國民黨城市都無法抵御人民解放軍的攻擊了”。這就進一步堅定了我軍攻堅作戰的信心,也證明華野指戰員敢于“攻擊敵人重兵據守和堅固設防的大城市”、敢于“打極大的殲滅戰”的作戰思想,是符合當時敵我雙方客觀實際的,是完全正確的。因此,濟南戰役成為我軍調整作戰思想的標志,也成為把當時正在開展的秋季攻勢引向戰略決戰的起點。

  由于濟南戰役期間,位于徐州方向的幾個國民黨軍機動兵團未敢積極增援濟南,使華野組織的強大打援集團未能實現預定的殲敵計劃,所以濟南戰役總指揮粟裕在濟南戰役勝利后,為了殲滅徐州附近的國民黨軍機動兵團,就考慮在蘇北和淮海地區組織一次戰役行動,實現大量殲敵的作戰目標。

  為此,在濟南戰役即將結束的9月24日晨,華野代司令員兼代政治委員粟裕就致電中央軍委并報華東局、中原局,明確提出為更好地改善中原戰局,“建議即進行淮海戰役”。這就是淮海戰役的由來,也是其后來發展為戰略決戰的運籌起點。

  毛澤東在接到粟裕的建議后,以中央軍委名義于9月25日兩次復電,深入了解組織這次戰役的相關情況。同日下午,劉伯承、陳毅、李達致電中央軍委并粟裕,明確表示同意在解放濟南后發起淮海戰役。毛澤東在全面了解情況和研究各方面意見后,于當晚為中央軍委起草致饒漱石、粟裕等的電報,明確指示“我們認為舉行淮海戰役,甚為必要”。在這份批準“舉行淮海戰役”的電報中,毛澤東具體指示分三個階段作戰,“進行這三個作戰是一個大戰役。打得好,你們可以殲敵十幾個旅”。

  顯然,毛澤東當時作出“舉行淮海戰役”的決策時,基本考慮是打一個較大的戰役,殲敵規模預計為“十幾個旅”,還不是戰略決戰性質的大規模戰役。

  二、確立淮海戰役的作戰方針,決定把華野、中野兩大野戰軍投入淮海戰場

  毛澤東明確淮海戰役第一步作戰任務,就是要在劉峙集團的防御體系中迅速分割、合圍、殲滅黃百韜兵團。這要求華野指戰員必須確立“敢于同敵人強大兵團作戰”的決心,不僅要一舉殲滅黃百韜兵團10余萬兵力,同時還要有效牽制和堅決阻擊劉峙集團其他兵力的增援。

  劉峙集團是國民黨軍當時在長江以北地區最大的兵力集團,共有25個軍,約60萬人,分布在以徐州為中心的地區。華野部隊要殲滅黃百韜兵團,就必須牽制劉峙集團一部分機動兵力,并有效阻擊其多方向增援。這就使淮海戰役的規模和影響將比預想的要大,持續時間也將比預計的要長。因此,毛澤東在全局指導上十分重視戰役準備和兵力投入,并持續進行統籌謀劃。

  經過對淮海戰役的作戰任務、作戰范圍、持續時間、使用兵力等問題進行深入思考之后,毛澤東決定延長戰役準備時間,并考慮投入中野部分兵力,牽制劉峙集團。為此,毛澤東于9月28日為中央軍委起草致華東軍區、華野、中野、華東局的電報,明確指示“你們淮海戰役第一個作戰并且是最主要的作戰是鉗制邱李兩兵團殲滅黃兵團”。

  隨著對淮海戰役第一階段作戰行動的深入分析,毛澤東對整個作戰部署和戰役的后續發展得出了比較清晰的認識,形成了對戰役的基本指導方針。10月11日,毛澤東為中央軍委起草電報,闡明了戰役的指導方針。他在電報中明確指示:“本戰役第一階段的重心,是集中兵力殲滅黃百韜兵團”,并提出達到戰役目標的基本部署和兵力使用原則。

  華野主力在濟南戰役后大部分集結在徐州至濟南間津浦路兩側地區休整,中野主力大部分集結在平漢路以西的禹城、襄城、葉縣地區休整,距離預定的作戰地區均需要幾天的行程。在收到關于淮海戰役作戰方針的電報后,華野于10月12日召開作戰會議,研究貫徹戰役作戰方針問題,迅速作出戰役第一階段具體作戰部署,于13日把戰役部署上報中央軍委并中原局。15日,華野致電中央軍委,報告了各部隊的位置以及計劃的集結位置和攻擊時間。17日,毛澤東為中央軍委起草致華野的復電,指出完全同意各項部署。同日,毛澤東為推遲攻擊鄭州時間給中野復電并告華野,再次指出“不論劉陳鄧何時攻鄭,粟譚方面按照刪申致軍委電所定計劃行動不變更”。

  這時,為了防止孫元良兵團向徐州方向機動,毛澤東決心調中野主力擔負牽制孫元良兵團的任務。他在11日的電報中望劉伯承、陳毅、鄧小平迅速部署牽制孫兵團。隨后,中野遵照毛澤東的指示,作出攻擊鄭州的部署,部隊于21日夜間逼近鄭州。

  中野主力到達鄭州時,守軍開始棄城北逃,我軍于10月22日解放鄭州,并迫使開封守敵于24日棄城東撤。這時,毛澤東根據淮海戰場的敵情變化情況,敏銳地抓住敵人在徐蚌線一帶兵力空虛的弱點,決定進一步擴展中野擔負的作戰任務,要求其乘勢向津浦路出擊,發起徐蚌作戰,以截斷津浦路徐蚌段。

  毛澤東在22日批準華野上報的修改淮海戰役部署的復電中指出,中野主力應在“邱李兩兵團大量東援之際,舉行徐蚌作戰……使敵交通斷絕,陷劉峙全軍于孤立地位”。25日,毛澤東以中央軍委名義發出致陳毅、鄧小平等人的電報,明確指示要“直取蚌埠,并準備渡淮南進,占領蚌浦段鐵路”。這是毛澤東在淮海戰役發起前對戰役方針、任務作出的重大調整,其主要意圖是抓住有利戰機,組織徐蚌線作戰,為孤立劉峙集團、大量殲敵創造條件。

  遵照毛澤東的相關指示,中野主力從鄭州地區迅速向徐蚌線以西機動。由于中野各縱隊距離蒙城這一集中地比較遠,所以陳毅、鄧小平建議在永城等地區集結部隊,得到了中央軍委批準。這時,毛澤東已經考慮到中野部隊完成徐蚌作戰后,將吸引大量敵人,必然促使敵情發生重大變化。特別是截斷津浦路,就封閉了劉峙集團的退路,必然對戰役全局產生重大的影響。為此,毛澤東于10月28日致電陳毅、鄧小平,指出“你們在徐蚌線以西地區出現,對整個敵人威脅極大。這種威脅作用,勝過在汴徐線上打一勝仗”。

  在中野部隊迅速向徐蚌線以西運動期間,華野部隊已完成戰役準備工作。10月23日,粟裕與譚震林、陳士榘、張震聯名簽發淮海戰役預備命令,決定集中華野全軍首先殲滅黃百韜兵團,爭取殲滅徐州外圍馮治安一部或大部,“乘勝擴張戰果,西進津浦,南逼長江,打爛蔣匪之華中防御體系,迫敵完全轉入防御”。這標志著淮海戰役第一階段作戰進入實施階段。

  隨著毛澤東對淮海戰役規模和任務作出調整和擴展,戰場上已經形成華野、中野共同作戰的布局。兩大野戰軍由戰略上配合作戰,發展到戰役上協同作戰。這就需要盡快解決統一指揮的問題。

  為此,粟裕于10月31日致電中央軍委等,明確提出“此次戰役規模很大,請陳軍長、鄧政委統一指揮”。當時劉伯承正在豫西南、鄂北地區指揮部隊牽制白崇禧集團,而陳毅、鄧小平已經到達淮海前線。毛澤東遂于11月1日以中央軍委名義復電,明確指示“整個戰役統一受陳鄧指揮”。陳毅、鄧小平于2日向中央軍委復電,表示“本次作戰我們當負責指揮,唯因通信工具太弱,故請軍委對粟譚方面多直接指揮”。這標志著淮海戰役的統一指揮體制正式形成。

作者簡介

姓名:于化庭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黃小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号码计划